《北京觀察》趙亞洲:政府協同工作是實現三地協同發展的保障

   2019年09月27日

字體大小:

  “積極推進全産業鍊布局,加快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是北京市政協2019 年的重點調研課題。通過調研,我對做好産業布局和三地協同發展有三點認識:第一,北京按照習總書記提出的“四個中心”定位的總要求,一項重要任務就是疏解非首都功能,疏解的目的就是醫治北京的大城市病。為此,對不符合在首都發展的産業一定要向外進行有序疏解,這就需要發揮京津冀地區的協同作用,更加合理有效地就近進行轉移和承接,通過疏解來促進三地的協同發展。所以,從北京的自身工作來說,必須要做好産業布局和三地協同的工作。

  第二,為解決我國存在的發展不平衡、不協調、不充分、不可持續的問題,中央在促進區域發展上分别制定了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一帶一路戰略、長江經濟帶戰略、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戰略和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戰略。從區域發展的實際對比來看,京津冀同長三角、珠三角、粵港澳相比,在産業布局、經濟互通、綜合實力上都相對較弱。不僅如此,京津冀三地的不平衡、不協調、不充分的狀況也比較突出。所以,從三地要共同解決區域間的突出矛盾和差别來說,也必須要做好産業布局和三地協同的工作。

  第三、今年8 月26 日召開的中央财經委員會第五次會議上,中央就推動形成優勢互補高質量發展的區域經濟布局問題作了研究部署。習近平總書記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并強調,要根據各地區的條件,走合理分工、優化發展的路子,落實主體功能區戰略,完善空間治理,形成優勢互補、高質量發展的區域經濟布局。要充分發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和超大規模的市場優勢,打好産業基礎高級化、産業鍊現代化的攻堅戰。由此看出,做好産業基礎和産業鍊的工作,做好區域主體功能區戰略已成為當前經濟工作的重要任務。所以,我們更要做好産業布局和三地協同的工作。

  如何做好産業布局和三地協同發展,發揮好市場和政府這“兩隻手”的作用,值得認真研究與深入思考。

  我認為,全産業鍊的布局可以指一個産品形成所涉及的上下遊的鍊接關系,也可指産業間的相互關系,如産品關聯、企業組織關聯。這個布局在一個經濟體内可以實現,但在一個大的經濟體内的局部區域做全産業鍊布局是不容易實現的。

  全産業鍊的形成,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應該靠市場來調節和配置,是通過市場來培育和發展的,是由産品的内在結構屬性和價值屬性的關聯度和依存度在供給和需求中自然聯系在一起的。一個企業選擇在什麼地方落地和成長、選擇如何對産品進行分工、選擇對産品的哪個部位進行生産,主要取決于産品各要素,如勞動、土地、資本等的綜合成本,也取決于對産品生産的技術性能的掌控程度和利用程度。

  産業的集聚是靠産業分工和協同來決定的。分工越細,協同越緊,聚集就越緊密。一種産品的生産加工企業群,可以發揮大批量生産的作用效應。互助協同效應對企業生存和發展非常重要。這是由産品生産的依存度和企業的依存度所決定的。

  領軍企業在産業集聚和産業布局上發揮着重要作用。它的布局對整個所關聯的産業布局有着很大的影響力。

  現代生産走的是更加專業化、精細化的道路,勞動分工越來越細。我們不應該主張一個企業做到小而全、一個區域做成大而全,但我們必須使自己的民族企業做精做細,而且必須使自己的企業之間、産品之間做到相互鍊接。

  産業鍊的建立和完善,有利于企業成本的降低、有利于新企業的出現、有利于企業創新氛圍的形成、有利于打造“區位品牌”、有利于區域經濟的發展、有利于弘揚和成就工匠精神、有利于中國由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邁進。

  在這樣的條件下,如何促進産業合理布局,促進新興産業的形成和發展,促使産業有新的流出和流入,新的企業落地,促使形成新的産業集群,打造好産業基礎高級化、産業鍊現代化,這些都是政府急需高度關注和研究的問題。尤其是對京津冀三地來說更加急迫。

  目前,北京大城市病問題依然嚴重、疏解任務壓力巨大。疏解和承接是協同發展的主要任務之一。承接任務比疏解任務更重要、更艱巨、更急迫。因為承接條件不具備,就無法實現疏解。承接地區和城市各方面現有條件和很多工作都需要改善和完善。

  就産業來說,三地的産業聯系和鍊接的空間還很大,産業的同質化和無序競争現象依然存在, 産業園區發展不平衡, 許多園區的空間和功能還沒有得到充分發揮和利用。

  我理解,疏解任務的主戰場當然是國家所主導的雄安新區和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建設。三地政府的協同和促進工作除了做好主戰場的支持配合工作外,更重要的是做好現有自身的三地區域的協同發展工作。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和去北京大城市病是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出發點。

  但京津冀協同發展的落腳點和關鍵點應該是什麼?我認為落腳點應該是提升京津冀地區的整體區域競争力,實現本區域的更好發展。關鍵點就是如何在區域間做到産業互鍊、資源互補、經濟互助、城市互通。對三地政府而言,就是如何做好加強協同、科學布局、共建共享、縮小差别的工作。具體到政府的工作職能上,應該是從規劃上、引導上、政策上、基礎設施建設上、城市綜合服務上發力做實。

  建議首先建立三地政府間的統籌和對接的工作機制。三地政府要建立定期的不同層級的工作聯系會議制度,就三地協同發展上的重大事項定期地進行共同研究、統籌安排,頂層的作用十分重要。三地政府更要做好三地未來五年規劃的統籌制定工作。各相關部門也應該有針對性地就應落實的工作事項進行三地對接。

  政府工作聯系會議制度應該更加固化和有效。三地政府還應共同創造機會、打造平台,引導行業協會之間、産業園區之間、企業之間進行不同形式不同内容的對接,持續引導和帶動企業落實三地發展協同戰略。沒有這些統籌和對接,就談不上協同,更談不上布局。

  其次,應建立三地發展的共建共享運作機制。三地政府必須在三地的基礎設施建設上、産業園區的建設和管理上、新興産業的發展上進行三地的深入合作。可以考慮在新興産業的項目中,發揮各自資源優勢合資組建新的領軍企業,以領軍企業為龍頭實現新興産業的合理布局和帶動三地的産業發展,防止新興産業又出現新的同質化狀況。加強三地現有國有企業的資本合作、産業合作,盤活存量資産,提高整體效益。加強三地的産業園區的合作共建和信息共享。沒有合作,就沒有協同。優勢互補,捆綁做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三地政府不僅僅是合作搭建平台,而且還要在可支配的資源領域裡進行有效的組織和運作。

  再次,對疏解企業應實行政府直通車服務模式。按照産業規劃,許多在京的企業和産業從北京疏解到其他兩地。政府在疏解和承接上要幫助企業落地,如果完全讓企業自己去做,就不是疏解,而是清退。一個企業異地轉移,許多原有的企業資質、産品認證、公司業績等如何保留和承續,需要三地政府相關部門的快速協同來解決。企業人才随企業的遷移而搬遷,如何在新的居住地享受到教育、醫療、社保、住房等快速便捷的公共服務,也需要三地政府的快速協同工作。所以,三地應該建立針對疏解企業的快速直通車服務模式。要提倡打開壁壘,區别對待,先行先試的開放态度。企業易活,員工宜居,這是企業生存的必備條件。

  最後,應建立三地協同發展的财政政策協同機制。政府對市場經濟的作用除了提供公共産品、完善營商環境外,還可通過财稅政策進行鼓勵和調節。稅制全國統一,剛性強,但三地可聯手通過财政手段來協同解決區域的産業布局、産業流動和産業提升的政策問題。三地在統一的産業發展規劃中,對産業政策要協同配合。三地财政也可以考慮建立“共同發展基金”,扶持和鼓勵對三地有共同帶動作用的企業。還可通過财政轉移支付手段解決三地在協同發展中遇到的突出問題。财政政策對産業和區域發展的原則應該堅持實現公平、實現促進、實現均衡的總原則。

  (作者系北京市政協委員、民建北京市委副主委)

責任編輯:劉海梅

中科彙聯承辦,easysite内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