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政協報》鐘瑛:鄉村振興要打好“集體經濟”這張牌

作者系全國政協委員、民建北京市委常委、中國社會科學院當代中國研究所研究員    2019年09月12日

字體大小:

  近幾年,我通過參加全國政協以及中國社會科學院組織的調研,深切感受到:打赢脫貧攻堅戰,實現鄉村振興,應重視發展農村集體經濟。

  在當前我國農村經濟體制下,全體村民作為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的發展與村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存在“水漲船高”的對應關系。一般說來,集體富,村民富;集體窮,村民窮;集體空,民心散。這一點無論是從集體經濟實力雄厚的鄉村,還是集體經濟脆弱的鄉村,都能得到印證。農村集體經濟的發展,不僅意味着村民負擔的減輕、收入的增加,在更大程度上意味着村民福利的改善。因此,廣大農民具有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的願望。

  問題:認識不到位,發展不平衡,缺乏管理機制與人才

  目前,我國農村集體經濟在發展壯大的過程中取得了不少的成就,促進了農村和農業經濟的快速發展。但仍然存在着一些制約因素。

  一是基層組織領導幹部思想認識不到位,觀念落後。一些基層組織領導幹部對強化村集經濟建設的認識較差,對發展農村經濟的思想解放程度也不高,甚至認為在市場經濟背景下,發展農村集體經濟無必要也并不存在有效的措施和辦法。由此,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一些消極與畏難情緒,在實踐中不能有效發揮主觀能動性。一些基層組織對于扶持村集體經濟發展所制定的政策不足,所投放的資金有限,指導和引導的力度不夠,造成發展村集體經濟的環境氛圍較差、社會合力較弱等。

  二是村集體經濟在發展的過程中存在着較為嚴重的不平衡現象。與城市地區相比,農村地區的經濟發展相對滞後,而即便是在同一個行政區域内,不同村鎮之間同樣存在經濟發展不平衡的問題。各村之間的發展很不均衡,貧富差異兩級化,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村集體經濟的快速進步與發展。村集體經濟發展的不平衡,是制約農村集體經濟整體發展的重大因素。

  三是缺乏有效的村級管理、集體積累和特色産業支撐。當前各村主要由村委會代行村集體經濟管理職能,集體經濟缺乏完善的管理體制,村委會一方面缺乏管理人才,另一方面其性質決定它優先考慮行政事務,而不是着力發展集體經濟。由此存在一些管理混亂,物資和财産的流失嚴重,集體利益無法得到保障等問題。同時,村集體行政運轉主要依靠财政轉移支付加上嚴格的資金和賬務雙代管制度,缺乏發展集體經濟的财力積累。村集體經濟的發展往往發展思路不清,發展路徑不明,缺乏特色産業的長久支撐。

  措施:建立機制,選好帶頭人,村民共治,激發内生活力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集體經濟是農民共同富裕的根基,是農民走共同富裕道路的物質保障。”我國實行的是農村土地集體所有制,以作為土地所有者的集體經濟組織為龍頭,充分發揮農民的主體作用,壯大集體經濟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有效途徑。為此,建議如下:

  1.統一思想認識,選好帶頭人,引領鄉村振興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優先考慮“三農”幹部配備,把優秀幹部充實到“三農”戰線。由此,民族地區各級領導幹部應該順應時代發展,及時更新觀念和認識,高度重視農村集體經濟發展。村委及地方政府部門應該堅持以身作則,加強宣傳和引導工作,重視配套設施建設,從本地區的實際情況着眼,引入更加科學的發展模式,确保區域優勢能夠得到充分發揮。特别是要配強村“兩委”班子,尤其是選好領頭人,落實引領鄉村振興這個關鍵,既可以從村内考慮,也可以從村外考慮。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幹部是關鍵,優秀幹部決定了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的高質量和高速度,将優秀的精銳幹部充實到第一線,農業農村有了好的帶頭人,必将激發農業農村内在活力。“農村富不富,關鍵看支部”,“村子強不強,要看領頭羊”。

  2.實施土地流轉,建立村集體經濟股份合作機制,推動鄉村振興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優先滿足“三農”發展要素配置,堅決破除妨礙城鄉要素自由流動、平等交換的體制機制壁壘。由此,一是引導農民依法自願把土地經營權流轉到村集體,可以采取确權确地、确權不确地這兩種方式。這兩種方式經過土地流轉實現承包權和經營權分離,承包權歸農戶擁有,經營權則轉化為股份,按照自願有償原則,統一流轉到村集體,組建村農業生産合作社統一規劃、開發、經營集體土地,年終将土地的流轉費、經營收益、資産權益按股份進行分紅。二是推動農村集體資産清産核資,将資産折股量化到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保障其财産性權益。既可以通過股份制的集體經濟組織成功經營做大集體經濟實力,通過市場交換創造利潤,成員按股份獲得收益,也可以通過村集體将村級集體資産資源投資入股合作社或農業企業,按比例合股經營,得到分紅後再給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按股分紅。總之,優先滿足“三農”發展要素配置實質就是為“三農”提供強大的動力。

  3.找準特色産業,實現三産融合,支撐鄉村振興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發展壯大鄉村産業,拓寬農民增收渠道,加快發展鄉村特色産業,大力發展現代農産品加工業,發展鄉村新型服務業,實施數字鄉村戰略,促進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支持鄉村創新創業。由此,各地鄉村要因地制宜、因村而異,推動構建“一鄉一業”“一村一品”格局,發展生态農業、休閑農業、農耕體驗、鄉村旅遊等特色産業,打造本土民族特色産業品牌;要迎合市場需求,做大做強特色産業,提高産品質量,提升品牌價值,增加市場競争力。要把三産融合的理念注入農業自身的循環體系中,在做強農業生産的基礎上,做優農産品加工業、做活農村服務業,通過内循環的融合滲透,使農業“工業化”“市場化”。充分利用農業資源,挖掘農業非生産功能,提升農業的價值創造能力,融合三産提高農業全産業鍊收益。發展“農業+互聯網”等産業新業态,在農村整合重組資源、要素、技術和市場需求,促進農村三産融合,拓展農業發展空間。以現代農業産業園、農業科技園區、田園綜合體建設為載體,優化現代農業經營體系,促進農村三産融合。

  4.堅持村民主體,在共建共治共享中激發内生活力,保障鄉村振興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完善鄉村治理機制,保持農村社會和諧穩定,增強鄉村治理能力,加強農村精神文明建設,持續推進平安鄉村建設。脫貧攻堅戰的主戰場在農村,主體就是廣大農民。由此,一是以共建彰顯主體作用,引導村民主動投身鄉村建設。在謀劃發展時,村“兩委”要廣泛聽取村民意見,積極采納合理建議,讓村子的事情成為村民的事情;在成立經濟組織時,實行股份合作制,讓村民人人入股,戶戶有股份,使村民以主人翁的姿态,積極主動關注和參與合作社、集體經濟、公司等的運作和發展。二是以共治突出主角意識,農村的事情交給農民自己來辦。加強農村群衆性自治組織建設,包括村民會議、村民代表會議、村民議事會、村民理事會、村民監事會等,探索推行村民主懇談會、民主聽證會、民情溝通日等做法,讓村民參與到村裡的建設和管理中,突出村民的主角意識。三是以共享激發内生活力,讓農民成為利益的共享者。不斷改善農村生産生活條件和環境,讓農民在更好的公共服務、更有品質生活的共享中激發内生活力,實現鄉村振興。

責任編輯:劉海梅

中科彙聯承辦,easysite内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