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德英:努力提升首都教育國際影響力

作者系北京市政協委員、民建北京市委委員、北京工商大學副校長    2019年08月14日

字體大小:

  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消費樞紐城市,離不開教育消費特别是國際教育消費。國際教育對北京四個中心建設起到直接的推動作用,國際教育對國際消費的直接和間接拉動作用亦不可估量。北京基礎教育資源全國領先,優質高等教育資源約占全國三分之一。2019年2月《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中提出“開創教育對外開放新格局”的号召。蔡奇書記在全市教育大會上也明确指出,要提高首都教育的國際影響力,使北京成為全球主要留學中心和世界傑出青年向往的留學目的地。

  雖然北京市在提高國際學校辦學水平和高等留學教育吸引力等方面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國際教育發展現狀并不十分理想。一是基礎國際教育供給能力不足。目前北京市經批準的具有接收外國學生資質的普通中小學286所,可招收中國學生的國際學校37所,但總體上還難以滿足在京外籍人員、居民對子女多元化教育的需求。一些國際學校報名錄取比例僅為十分之一,不少中小學生因此選擇出國消費。2018年我國出國留學人數達66.21萬人,其中中小學低齡留學人數達17.2萬人,北京的增長趨勢尤為明顯,造成了巨大的教育消費流失。此外,國際學校的學生隻能報考國外的高校,也不利于留住優質生源。

  二是基礎國際教育供給水平不高,特色不鮮明。雖然北京四中、人大附中打造了知名國内基礎教育品牌,但在國際視野上還未達到英國的哈羅公學、伊頓公學,美國的磁鐵中學、steam培訓一樣的高度,在特色文化上還缺乏系統性的東方文化理解。有的國際學校照搬而不是融合西方的教育模式,或者造成中小學生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的西化,造成中小學生自我認知的沖突,由此國際學校常被社會诟病為國外培養人才,其實質也表現出教育主權有所缺失。

  三是高等教育國際影響能力有限,留學生存在“超國民待遇”的現象。北京市具有接受外國留學生資質的高校達95所,在京留學生數量長期居全國之首,但近年增速停滞,國内領先優勢地位受到上海、江蘇等地的挑戰。同時還存在來華留學“門檻低”、自費生源占比不高、優質生源吸引力不足等問題,尤其是招生渠道不暢,不像許多歐美高校認可我國高考成績,在京高校留學生入學标準或者簡單武斷,或者沒有規範标準。

  建議首先要以需求為導向,增加基礎國際教育供給數量。一方面充分利用存量資源,擴大接收外國學生資質的普通中小學規模,适度增加可招收中國學生的國際學校數量,打通國内、國際兩個教育體系的對接渠道。另一方面進一步開放準入條件,發揮市場機制在配置資源方面的作用,争取更多的增量資源。鼓勵采用公辦國際班、中外合作、民辦、混合辦學等多種方式,培育多元市場主體;優化全市國際學校布局,推動新增高端國際教育機構重點向“三城一區”科技創新中心主平台傾斜,為引進人才提供優質國際教育資源,構建有利于均衡發展的國際教育體系。

  其次,要面向未來,提升基礎國際教育供給水平。教育管理部門要加強對準入門檻、辦學資質和教學大綱的管理,避免低品質、中低端國際學校盲目擴張,着力提升辦學水平。堅定行使國家教育主權,推進基礎國際教育與中國優秀傳統教育的融合,打造兼具國際化與中國特色、首都特點的首都基礎國際教育體系;創新監管服務模式,強化行業協會的作用,加強對國際學校師資培養、行業發展指導等方面服務;合理引進國際知名教育機構在京辦學,積極探索國際教育基地、國際教育園區以及國際學校聯盟等多種形式的教育合作;大力推廣以“非遺課程”為代表的中國特色曆史、文化教育品牌,有效擴大優質國際教育資源的供給,滿足在京外籍人員子女教育需求,滿足居民多層級、多元化國際教育需求。

  最後,要内外兼修,升級國際留學生教育消費生态系統。

  首先,以國際視野加強自身建設,打造各高校特色留學品牌,提高自身“造血”功能,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高等教育治理體系;探索擴大招生渠道,鼓勵高校擴大自費留學生比例,适時調整來京留學生最低學費标準,實現優質優價。其次,瞄準科技創新中心定位,服務“一帶一路”戰略,多種形式引進高端教育機構落地北京,促進科教融合,工學互通。第三,強化服務,加強管理。理順留學生醫療保險、工作簽證和就業創業支持系統,努力為留學生提供正常的國民待遇;成立國際教育聯盟,加大監管力度,鼓勵合作共赢,實現錯位競争,避免惡性競争;建立服務平台,擴大對外宣傳,提升“留學北京”的品牌價值。

  采取上述舉措後,粗略估計僅學費一項,基礎國際教育直接收入至少可新增8.1億元人民币,高等教育直接收入至少可新增37.84億元人民币。

  當前北京高等教育服務貿易逆差顯著,與打造國際消費樞紐城市目标極不相稱,我們應當努力改變這種局面。對于學生而言,應做到境内有國際教育需求的學生既能出得去,又能留得住,同時境外優秀學生也願意付出更高的學費來京留學;對于教育機構而言,應做到國外優質教育機構能夠進得來,同時首都優質教育機構也能出得去。相信随着北京高等教育國際化程度的提高,更多的國内學生在北京就能接受優質的國際化教育,以“留學北京”起到一定的“留學歐美”替代作用,北京打造國際消費樞紐城市也将更加長遠和穩固。 

  (本文刊發于《北京觀察》2019年第7期) 

責任編輯:劉海梅

中科彙聯承辦,easysite内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